被蔡英文新课纲算计 台学子重新背上殖民主义枷锁国内

2018-08-13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原标题:王睿:台湾课纲是内在于中国现代化的问题[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王睿]两岸舆论多数认为台湾当局在高中历史课纲操作“去中国化”,这样的说法当然没错。而

  两岸舆论多数认为台湾当局在高中历史课纲操作“去中国化”,这样的说法当然没错。而且,这个所谓“去中国化”的工程,在教育上至少进行了二十多年,培养了蔡英文口中一整个世代的“天然独”。问题是:操作“去中国化”的人,其本身却是在“中国化”教育下培养出来的一代“台独工作者”,这就不是用“去中国化”能解释得通了。

  况且,即使所谓“天然独”世代的选票百分之百都投给了蔡英文,仍然只占蔡英文选票当中的一部分而已。另外不小的部分,却是接受“中国化”教育成长起来的好几个世代。由此可见,所谓“去中国化”教育,只是台湾政治“台独化”的一小部分原因;甚至是“台独化”政治的结果,而不是原因。

  “去中国化”教育是殖民主义的遗留

  学界政坛议论的“台独”,其实是以近现代殖民主义为背景,属于第三世界国家追求现代化进程中发生异化的一部分。

  举例来说,自大陆出走来台串连“台独”的民运人士,均具有欧美政学媒的背景;台湾内部主张对外搞“价值同盟”,以自绝于中国的人士,其使用的话语也是同样一套的西方逻辑。“台独”的理由,不外乎以选举民主为核心的现代性文明话语,比如自由、理性、海洋、科技等;与此相对立的,就是保守、落后、内陆、传统等。前者所画的饼,与清末、民初、五四以来,以至80年代当中一部份中国人所向往与追求的脉络,竟何其相似!

  从民族救亡,到非我族类,中国人从自惭到自残、到外国“重新做人”的一部至今不绝的当代史,恐怕才是“台独工作者”心中真正的课纲。

  当年殖民主义者的套路,是用大炮当真理的前锋;中国的国门被打开后,西方人(以及日本人)让中国人相信自己的文明不行、文化不行、文字不行,连种性也不行。许多中国人因而相信自己在全球范围内,是劣等人种;但这并非中国人独有的现象。

被蔡英文新课纲算计 台学子重新背上殖民主义枷锁

  第三世界国家的人民,即使在二战后纷纷摆脱殖民宗主国的统治而寻求独立,却在人格上、心灵上、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上,再无能力从自身传统汲取资源来独立发展,而成为依附前殖民宗主国的模式来思考与行为的“后殖民现象”。这种现象,让第三世界国家人民厌弃自身传统,有机会便想取得“上国”身,中国人也不例外。

  在这个意义上来说,习近平以台海和平统一成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组成部分,就是一套创新于既有模式的思考和行为。这种新时代的模式要求把真理摆在前面,向全球展示中国特色的文字、文化和文明,用中国特色的经济与政治绩效,来体现新时代中国人的振作与担当。孔子学院和一带一路,都是这种“中国模式”的代表。当然,鉴于殖民主义者带来的经验和教训,“中国特色”的大炮也绝不含糊。

  因此,要清算“台独”,大炮是一种方法;但习近平似乎是用一种创造性模式来处理这个殖民主义的遗留。

  “台独”既然是一种“上国”思维的产物,要从根本上解决它,就需要把它放回19世纪以来中国人追求现代化的路径来审视。而历史实践证明,单纯军事上的胜利,还不能完全导正中国人的集体人格。

  对日抗战和抗美援朝的胜利,都发生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以后,是五四知识分子向西方取经、清理中国人种性运动之后,在短时间内连续两次反帝战争的胜利。无论是国际舆论上,或是地缘政治上,这两场牺牲无数的境内外战争的胜利,都是中国人取得光耀史册的成绩。但是,战后帝国主义的势力仍然横亘台海;香港也因为牵制帝国主义的需要,而被延迟近半世纪才得以回归,中国现代化的进程明显受阻。

  在这期间,不但港、台两地持续受到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洗礼,即使在政治上取得自主权的作为中国主体的大陆,也有许多人比港台更多人在心理上趋附或效仿西方世界。这种自卑、自惭与自残的心理,在大陆至少延续到21世纪初,在港、台则以2014年的“占中”“反中”运动为标记。

  他们不是不记得对日抗战和抗美援朝这两场胜利,而是军事上的胜利,并不能或不能完全疗愈中国人的心理疾病。当年殖民者用完大炮之后,也还是跟着用一套“真理”来训示的。五四新文化时期,知识分子为了民族的救亡图存,也用同一套包括废除汉字在内的西方话语来诊治国病。百年过去,国魂何在?

  唤醒国魂的百年诊治经验说明:中国人实现现代化的正道,是对自身传统的继承与超越,而不是断裂与移植。

  两岸分断影响台湾的文史课纲

  况且,由于中国现代化不同路径之争的内战遗留,台海两岸分断已近70年,并各自在不同范围内延续着现代化的探索。台湾经过上世纪50年代白色恐怖扑杀之后,在亲美反共的体制下,走向60年代的全盘西化论,后者几乎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台湾版重演。随后大陆进入文革年代,依然有着否定传统的五四遗风;文革一结束,接着就是西化潮与出走潮。改革开放四十年,既有西潮东渐的延续,也有对传统文化的开放与改革,而蔚成今日指待“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

  台湾方面,自70年代经过保钓运动,以及在国际上失去中国代表权之后,“统独之争”遂起,其“本土化”逐渐往分离主义的、依附在新殖民主义之下的“台独化”发展。90年代“台独化”政治成形,掀起台海危机;而在那整个“帝国主义世纪”的环境下,大陆当局力有不逮。台湾当局则趁势推出“去中国化”教改,中学历史课纲大幅倒向台独化叙述。

  随着新世纪变局的战略机遇来临,以及中华民族自身发展的逻辑和需要,“中国特色”、“中国模式”逐渐展露头角,2004年的首家孔子学院可视为文化先行,2008年的北京奥运则是其标记。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图/新华社)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图/新华社)

  北京奥运当年外有帝国主义金融风暴,内有汶川震灾,但北京奥运所展现的中国元素为世所瞩目。同年,马英九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两岸交流开始热络;2012年马英九连任后,台湾当局开始进行中学文史课纲微调,意在从“去中国化”教育稍微反正。2013年台湾当局进行课纲微调期间,以习近平倡议一带一路为中心的中国话语问世,这是中国人由参与现代化转变到主导现代化的标记。然而次年在台湾方面,稍微反正中华文化为主体话语的微调课纲,却遭到“天然独”世代以及“台独工作者”的阻挠,而为德不卒。

  2016年5月,蔡英文当局废止上述微调课纲,并着手制定将中国史没入东亚史脉络的新课纲。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