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买房两年后房主儿子要毁约:“我妈有精神社会

2018-06-14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原标题:买房两年后遭房主儿子起诉称母亲有精神病要求毁约

  原标题:买房两年后遭房主儿子起诉 称母亲有精神病要求毁约

  (北京时间记者 杨凤临 报道)北京市民李先生购买房屋2年后,突然被原房主林女士(化名)的儿子陈某起诉,陈某称母亲患有精神病30余年,属于限制行为能力人。陈某请求法院确认房屋买卖合同无效,判令李先生腾房过户。被告李先生提出诸多疑点:林女士在卖房过程中从未表现出异常,陪同其卖房的外甥覃某也没有透露老人患有精神疾病。对此,著名法学学者、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杨立新教授接受北京时间记者采访时认为,如果订立合同时林女士处在发病期,该交易行为没有得到其监护人的追认,则合同无效;反之,合同有效。

  买房两年后得知卖家患有精神病

  2016年9月,李先生通过中介公司,在房山加州水郡小区购买了77岁老人林女士名下的一套住房。这套房屋建筑面积为86.66平方米,最后确定交易价格为175万元。两年快过去了,已拿到房本且入住、还贷的李先生,突然接到老人的儿子陈某的诉状。

  陈某称母亲林女士患精神疾病30多年,卖房时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卖房这事,作为母亲监护人的我并不知情,卖房时我也不在场。”因此,陈某请求法院确认房屋买卖合同无效,判令李先生腾房过户。

  陈某还向法庭提交了一份由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于2015年作出的《精神疾病鉴定司法意见书》,鉴定书上的结论显示:林女士患有精神分裂症,属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

陈某提供的《精神疾病鉴定司法意见书》称母亲患有精神病。

陈某提供的《精神疾病鉴定司法意见书》称母亲患有精神病。

  “我母亲有精神类疾病,对事物无法做出正常的判断,因此卖房的行为属于无效。”陈某表示,母亲患精神病30多年,一直靠药物维持。母亲在出售上述房屋时未有其子女陪同,未得到其监护人的追认。陈某称,他最近才得知母亲将房屋出售,并办理了相关过户手续,但母亲至今未能说出房款的去向以及是否给清等房款等相关事宜。

  被告:“老人卖房过程表现很正常”

  “从2016年8月14日到2016年11月15日长达三个月的交易过程中,我们和林女士的交流有四五次,她商议价格、签字等都很正常,丝毫没看出精神异常。”被告李先生说,“没人告知我林女士有精神疾病,老人也没说自己还有个儿子。”

  李先生询问了和林女士相处多年的邻居,邻居称林女士平时行为举止正常,不知道其患有神经病,更不知道她还有儿子。

  无奈,李先生又找到当初陪同林女士卖房的外甥覃某(2018年1月去世),覃某的妻子称,林女士在儿子3岁的时候与丈夫离婚,儿子一直随父亲生活,长大后也没有赡养过母亲,不是她的监护人,林女士与侄子覃某共同生活二三十年。“你让他(陈某)告去吧,林女士有行为能力,可以处理自己的财产。”覃某的妻子说。

  为李先生提供服务的某房屋中介公司称,在购房的整个过程中,林女士都在,在整个交易过程中没有表现出任何问题,也没有看出来有病,说话很正常,而且在交易过程中,林女士的外甥都陪同,因此中介公司认为购房合同有效。

李先生交付5万元购房定金后,林女士写下的收条,并亲笔签名。

李先生交付5万元购房定金后,林女士写下的收条,并亲笔签名。

  原告:“母亲卖房我不在场”

  今年6月7日,房山法院长阳法庭曾开庭审理此案。林女士没有出庭,她的儿子陈某和代理人出席庭审,被告李先生亲自出庭。

  “如果原告陈某是林女士的合格监护人的话,为何在近三十年的时间里,他没有照顾其母亲的起居生活?”法庭上,被告李先生对陈某作为代理人的资格提出了异议。李先生的代理人称,没有证据证明陈某是林女士的监护人,并要求原告林女士本人出庭, 但这一要求被法官当庭驳回。

  “我3岁时母亲就跟父亲离婚,我一直跟着父亲生活。我小不记事,我21岁的时候,母亲单位领导找到我说,母亲得了精神病。”陈某说,后来他把户口迁到了母亲处,母亲单位分了一套两居室。因为得病,母亲一直赶他走,他只能出去租房子住。

  陈某说,1998年房改,他借了3万元给母亲买了房子,后来这套房子被母亲卖掉买了房山的涉案房屋,之后又将该房屋卖给李先生。“我调查得知房子被卖后,我找到母亲和覃某,要求给我属于我的份额,但是母亲不给,于是我就将母亲起诉到法院,要求卖房协议无效,但是后来我撤诉了。”

  “覃某怎么跟你母亲一起生活在一起的?”法官问,“我也不知道,应该是覃某将我母亲控制了。”陈某说。

  合同是否有效成庭审辩论焦点

  “这个价格并没有低于当时的市场价格。”李先生说,2016年8月14日,他是在中介公司和林女士及其侄子覃某夫妻俩的见证下,和房主林女士签订合同。目前其已经取得涉案房屋的房本,并且已经入住和还贷。

  李先生认为自己是善意取得涉案房屋的,在整个过程中,陈某都没有出现过,自己至始至终都不知道林女士还有一个儿子。“我从看房到付款、过户,办理房本,前前后后经历了3个多月,林女士都亲自去,而且在过户等过程中,林女士都没有表现出任何异议,所有收据也是她自己亲自签字,没有任何人提出过异议,我认为在这个过程中,我没有任何过错”李先生表示。

李先生提供的购房发票、完税证明等。

李先生提供的购房发票、完税证明等。

  “长达三个月的交易过程中,在中介签合同、网签、银行面签、房屋过户至少四个环节,被告和原告林女士都见了面,并在相关人的见证下,由她本人顺利完成了所有的签字手续,期间还需要房山区住建委、房山区不动产登记中心、建设银行等政府机关、金融机构,去办理相关手续,其中涉及复杂的程序问题,不但需要签署大量的法律文件,而且相关政府机关还要询问审核买房者的身份资料等相关信息。即使精神状态正常的成年人也许要在专业房产中介机构的指导下才能顺利完成。一个精神病人是不可能这样程序复杂的交易流程的。”李先生的代理人请求法庭驳回陈某的起诉。

1
3